“土專家”梁宜文:贈青山長情 護草木常青

2020-08-24 08:40   來源: 海南日報

  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吊羅山林區的一處溪流,該林區其蘊藏的水資源是海南三大林區之首。海南日報記者 李天平 攝


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吊羅山林區內的桫欏幼葉。 海南日報記者 李天平 攝

  原題:“土專家”梁宜文三十九載守護吊羅山,成了“一本行走的吊羅山植物志”

  贈青山長情 護草木常青

  “你瞧,那一片黑綠色的林子都是陸均松,顏色稍淡的則是大葉蒲葵?!本嚯x雨林棧道入口處還有數百米遠,梁宜文便迫不及待地擔當起雨林植物向導的角色。

  梁宜文是吊羅山林業局科研生產科的一名工作人員,跟熱帶雨林打了大半輩子交道的他,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植物土專家”。

  在他的帶領與講解下,海南日報報業集團“走進國家公園,探訪熱帶雨林”全媒體采訪團隊于8月20日走進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吊羅山林區,一路探尋熱帶雨林植物奇觀,傾聽“土專家”講述雨林里的二三事。

  “土專家”半路出家

  花3個月時間謄抄植物志

  如果從18歲那年成為吊羅山林業局的一名護林員算起,梁宜文與熱帶雨林已經打了整整39年的交道。但在前10多個年頭里,他跟雨林里郁郁蔥蔥的植物只能算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彼時,梁宜文在吊羅山的茂密雨林一趟趟巡邏,只知道不能讓人破壞它,但它到底是“誰”,其實并不清楚。直到1996年的一天,梁宜文給一群來自上海的植物專家做向導時,后者的一句“你們天天保護熱帶雨林,到底知道自己在保護什么嗎”,讓他一下子愣在了原地。

  保護熱帶雨林,到底是在保護什么?為了找到這個問題的答案,從那時起,梁宜文在雨林里待的時間越來越長,原本半天能巡邏完的路程,他往往能耗上一整天。

  “一路上都在記錄沿途有哪些植物物種,遇到不懂的,就記在本子上,回去后再查資料檢索核對?!绷阂宋倪€記得,那時候吊羅山林業局民政科收藏有一本《海南植物志》,他隔三岔五便跑去借閱。后來,他更是花了3個月時間,把《海南植物志》完完整整地謄抄一遍。

  “民政科負責人見我真的用了心,特地申請資金買回一套植物學工具書供我使用?!绷阂宋恼f,隨著吊羅山升級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過來進行科考調研的專家團隊越來越多,他開始利用這個機會跟在旁邊“偷師學藝”。

  專家們見這個黑黢黢的護林員學得認真,也開始主動教他一些植物辨別的技巧與要點。一次,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的一名專家在梁宜文的陪同下結束在吊羅山的科考后,特地留了他的聯系方式。幾天后,梁宜文收到專家寄來的一本《中國植物志》,讓他興奮了好幾個星期。

  山里條件艱苦,再加上是半路出家,讓他學習這些專業植物學知識時并不算輕松?!盎?0多年時間,我才算真正認識了吊羅山的2116種維管植物?!钡浇裉?,梁宜文早已練就一眼辨清植物科屬與形態特征的本領,成了“一本行走的吊羅山植物志”。


桫欏在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吊羅山林區分布廣泛。海南日報記者 李天平 攝

  行走的“植物字典”

  熟知每一種雨林植物的特性

  “白桫欏背面有許多粉白色的孢子囊、葉柄較淺,黑桫欏葉柄較深、羽片互生,這邊還有大葉黑桫欏和陰生桫欏?!毖赜慰腕A站的雨林棧道向山里進發,兩側忽地伸出一簇簇桫欏屬植物的葉片,梁宜文一口氣認出四五種,從形態特征、植物科屬到適宜生境,三兩句話便將整個桫欏家族的“底兒”交代得清清楚楚。

  剛走沒幾步路,他又隨意揪下一片葉片,輕輕搓揉后遞給記者?!澳懵?,這是不是有一種桂皮的香味?這叫厚殼桂,一種樟科植物?!绷阂宋牡哪X子里印著吊羅山每一種植物的樣子,甚至連味道也記得一絲不差。

  在他看來,雨林里的每一種植物,都有它的奧妙之處?!氨热邕@棵樹干長滿了疙瘩的海南大頭茶,它的整個軀干幾乎中空,看起來像是已經死掉,但其實它運輸養分的管道還能正常工作,所以依然枝葉繁茂?!?/p>

  拾級而上,梁宜文又在一棵尖峰潤楠樹停了下來。得益于樹身上懸掛著的一個植物銘牌,在梁宜文開始講解之前,海南日報記者就一眼看到了這株高大喬木的身份。

  銘牌上,標注有該種植物的名稱、科屬名、產地、用途和二維碼,游客只需拿手機掃一掃植物銘牌上的二維碼,就能了解該種植物的更多詳細資料。在吊羅山林區,這樣的植物銘牌一共有3000多個,全部由梁宜文完成種屬辨認與銘牌信息撰寫。

  “吊羅山擁有大量雨林珍稀物種,應該承擔起科普教育的功能?!绷阂宋慕榻B,目前這項工作仍在繼續中,未來他希望能為吊羅山的更多雨林植物佩戴上“身份證”,幫助公眾更好地認識雨林植物。

  8月20日,在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區吊羅山林區,梁宜文向記者介紹植物知識。海南日報記者 李天平 攝

  定下植保小目標

  找到100種極小種群植物

  除了做好植物科普工作,梁宜文更希望利用自己的植物分類與鑒定本領,給吊羅山和國家公園留下一些東西。

  在林區內的動植物標本科普館,一排排展示柜上擺滿了各種臘葉標本,從海南粗榧到蝴蝶樹,不少雨林珍稀保護植物物種都能在這里找到蹤跡。這些標本均由梁宜文自己摸索自學,進行采集、壓制和風干,到目前為止已經制作了1000多份。

  “這些年我幾乎踏遍了吊羅山的每一寸土地,很多植物種群明明上一次來還能見到,等到下一次過來時卻怎么也找不到了?!闭沁@份擔憂,讓梁宜文近幾年開始將大量的精力,投放在對極小種群植物的保護上。

  一把采集剪、一把卷尺、一疊密封袋和一個微距相機,這是梁宜文如今上山必帶的“四大法寶”?!拔艺砹?00種對海南熱帶雨林具有重要生態意義的極小種群植物,根據它可能生長的生境,有目的性地去尋找?!彼f。

  既然是極小種群植物,空手而歸自然是常有的事情,但也有難得的驚喜時刻——歷經數年的找尋后,梁宜文于2018年前后在吊羅山雨林中發現了9株中國特產的稀有珍貴植物矮瓊棕。梁宜文說,過去,老一輩專家曾在吊羅山發現過這種植物,但此后半個多世紀里,再也沒人能發現它的蹤跡。這一次的發現,無疑對豐富和開展矮瓊棕種群研究和保育,具有重要的意義。

  翻開梁宜文的手機相冊,1000余張照片幾乎滿滿當當都是各種植物的全景或特寫圖。點開后會發現,不少植物照片都被標注了種名、發現地的坐標及編號。

  “標注‘第33號’的是木瓜欖,是我發現的第33個極小種群植物?!绷阂宋恼f,隨著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建設加快推進,吊羅山林區的生態修復與管護也在不斷加強,他有信心能在自己退休前將這100種極小種群植物全部找齊,而這正是他們保護熱帶雨林的意義所在。(記者 李夢瑤)

[責任編輯: 王雯君 ]
010070300010000000000000011116581126403814
亚洲AV 日韩AV 欧美在线观看_天天看高清影视在线观看_天天看片免费高清观看